查看: 61|回复: 0

外边的世界很精彩 在乌鲁木齐市税务局涉外税务分局的工作纪实

4006

主题

5307

帖子

2万

积分

专家团队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20640

2020税务高考

2020-11-18 17: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外边的世界很精彩
在乌鲁木齐市税务局涉外税务分局的工作纪实


1989年8月,我从新疆马兰基地部队转业,被分到了新疆乌鲁木齐市税务局工作。因为我在参军之前就读于新疆大学外语系,学的是英语语言文学本科专业,随后我被分到新疆乌鲁木齐市税务局的对外税务分局工作。从此与税结缘,开始了我的涉外税务职业生涯。


然而,我在大学所学和在部队的工作都与财税无关,基本财税知识和技能在我脑中是一片空白,我只有从头学习并要尽快掌握,否则难以胜任工作。我只有利用我所有可以利用的工作业余时间,坚持自学和补课。那时最好的方式就是参加自学考试来强迫和督促自己学习。我于是开始报名参加自考会计本科考试科目并参加了辅导班。那时的会计还分不同的行业的会计:如工业会计、商业会计、建筑会计、还有专门的外商投资企业会计。再加上其他如财务管理、财务报表分析、成本会计和预算等科目,大概有20多门课程。这对于我来说,就相当于要再上一个财经大学的本科!我凭着部队军人的那股拼劲和毅力,只能知难而上!几乎每个晚上、所有的周末和节假日,我都在自学或上辅导课。财会专业是个实践性很强的课程,理论又非常枯燥和难懂,我仅仅看书、上课也是一时很难理解和把握。那时我就在掐着指头算日子,何时才是个头?何时才能学完和考过这么多的要求科目?
  
非常幸运,我得到了一个难得的实践机会。那时我国改革、开放不久,只有很少的外资在新疆投资,新疆天山毛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毛)是当时新疆最大的外资企业,也曾被评为全国十大著名外资企业,我被乌鲁木齐市税务局对外税务分局派往天毛做驻厂税收专管员。那时税务机关还没有做到现在的税收征、管、查相分离,税收专管员是集征、管、查为一身。我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如饥似渴地虚心向天毛财务部的老会计学习和讨教,由此,我的财会知识和相关专业技能也在天毛得以较全面的锻炼和提升。

记得那时候,我在学会计教科书时,对复式记账,借贷平衡感到特别抽象,不好理解。当时还没有彩印的教科书,对于红字冲销分录,用黑色方框标识区别,感觉像是对逝者的署名。但是等到了天毛工作时,我才发现,所谓的复式记帐,就是在不同的两个账本上,分别就同一笔业务作对应的相同记录。这时我才体会到会计复式记账、借贷平衡的对应、精确关系。而我一直以为会计分录的红字冲账,是先前做错了分录,随后真是用红色笔迹来做相同的记录,表示冲销,根本就没有教科书上印记的黑框。记得有一次月末,我从分类账本试着汇总做月结表,结果就差两块钱,总是对不平,我化了很长的时间,还是找不到出错的地方。我恨不能自己掏出两块钱,贴进账里,不再费那劲儿。但是天毛财务部的老会计一再叮咛我说:“小梁,我们做财会的,职业要求就是要认真、细心,您不能遇事就急”。他凭经验告诉我再去对对指定的几个账本的余额,果然,我找到问题出处,终于将账对平了,那真是一种说不出的专业成就感的喜悦!随后。我还学会了如何做好业财融合,进行经济活动分析。天毛的老会计每隔一个月就带我去厂里的车间和库房,进行盘货,核验物耗,统计残次品。然后对工厂的成本、费用进行不同期间的差异比较,进而对报表进行分析。这些经历使我切身的体验到;要做好财会工作,不仅要做好本身的工作,还要对企业的业务的运作、工序和操作流程熟悉和知晓。要明白账务和业务之间的客观对应关系,要清楚企业财务指标之间的勾稽关系和内在规律。在天毛近一年的驻厂工作中,我从粘贴和审核原始凭证、记录分类账、再到汇总报表和进行报表分析,这种实地锻炼使我对财会基础知识有很好掌握,进一步对企业财务管理和内控又有了直切的体会,特别是对我以后再做企业的税务征管,尤其是为后续的税务稽查奠定了很好的实践基础,并切积累了实操经验。

503_1605692222296.jpg

天毛是港商唐翔千先生投资的,因此他们在香港设立了一个分公司。我们乌鲁木齐市对外税务分局每隔一年就要去深圳一趟,天毛香港分公司的财会人员将相关账簿和凭证从香港带入深圳,以便我们在深圳进行上年度的汇算清缴对账和查账。1992年的一个夏天,我有幸随分局领导一起去深圳出差,去查天毛香港分公司的账。与我们同行的还有两位年长的财会专家,他们俩是新疆财政厅下属的新疆注册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师。那是我第一次去深圳,深圳特区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窗口,对我来说,充满了神秘和渴望,我心里别提有多激动!等我一下飞机,手持特别通行证出了深圳机场,就立刻感觉到了视觉上的冲击,这是与新疆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深圳到处都是人流如潮,高楼如林,人们来自五湖四海,步履匆匆,都在忙着谈生意,“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巨幅标语映入眼帘,很是震撼。“改革、开放”的窗口一开,不仅有新风(外来的资金,技术和人才),还有同时飞进来的“苍蝇和蚊子”(黄、赌、毒)。我们入住的酒店就在深圳闹市中心,天一黑,热闹的夜生活就开始了,当然也会有灯红酒绿的角落…而那时的新疆乌鲁木齐最高楼宇,也就是歌手刀郎《2002年的第一场雪》歌中唱到的八楼-即一栋只有8层楼的昆仑宾馆。新疆地广人稀,日子似乎过得很慢,天一黑,人们都回到了家里。这些都让新疆与深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团队人员一般晚上不让外出,若出去,也是集体一起喝茶、吃夜宵,绝不允许个人私自外出,参加任何娱乐活动。而且我们分局里还专门让随行的事务所穆老师与我同住一个标准间。我是此行团队中最年轻的,穆老师论年龄和资历,都是我们的长辈,我们都尊称他为“穆大爷”。“穆大爷”每天晚上与我形影不离,甚至盯着我入睡后,他才睡觉。后来我才知道,临行前,我们涉外税务分局局长专门嘱托了“穆大爷”,让他盯好我,绝不能让我在深圳有犯错的机会,要保证我安全随队归来。

我在深圳一边看风景,一边还是没有忘了我的本职工作。我在查账中发现,天毛香港分公司在上一年处置了一套房产,有财产收益。他们认为香港地区没有资本利得税,因此在中国内地(乌鲁木齐市)也没有做汇总申报和缴税。我随即将相关会计原始凭证,账本分录以及相关处理房产的合同和文件复印好,及时地反映给了带队领导。回到乌鲁木齐市后,我们按照中国内地相关外商投资企业所得税法的规定,要求天毛按照正常税率全额进行了补税。(1998年,国家税务总局才印发了关于《内地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的安排》及《备忘录》,随后才有了相关香港地区境外所得抵扣的优惠税率规定)。我第一次出差到深圳,就为我们对外税务分局征收到了境外所得,这让我们局的领导和老同事对我更加器重并重点培养。
  
当时乌鲁木齐市涉及到财税专业英语的企业和个人还是比较少,有一些外国企业在乌鲁木齐市设立了代表处,首席代表往往是外派到中国常驻的外籍个人,还有当时中石化在乌鲁木齐市的分公司有一些技术支持的外籍专家,个别大学有几个外籍老师。还有一些企业或是需要向境外支付特许权使用费,或是支付境外贷款的利息,这些都涉及到预提所得税和双边税收协定待遇的事宜。这些外籍个人和境外支付的涉外税务事项,虽然金额不大,但事关中国的税收管辖,政策性很强。要把相关税收政策解释好,执行到位,也就需要专业英语的准确表达和顺畅沟通。那时候学习财税专业英语的资料很少,途径缺乏。我基本上是靠自学,反复研读我手头仅有的一些资料:如中英双边税收协定、中美双边税收协定、外商投资企业所得税法和实施细则的中英文对照、个人所得税法及其实施细则的中英文对照、外商投资企业的会计制度的中英文对照、外商投资企业相关的公司法的中英文对照、还有一本我国国际税元老周仁庆先生主编的《英汉常用税收词汇》,就是这本薄薄的词典,我每天都要背诵它,对照查看它,几年下来,这本词典都让我翻烂了,但却让我视为珍宝,留存至今。当时正值外商投资企业所得税法和外商投资企业会计制度颁布实施不久,在《中国税务报》上刊发有对外商投资企业所得税法的连载讲解。每一期刊发出来,我就马上把它复印下来,认真地研读和体会,然后就急切地等待着下一期……新疆财政厅当时恰好也对外商投资企业会计制度在做宣介,我也积极参加那个辅导班。每堂课我都认真听讲,做笔记,这种自学加听课的学习对我提高很快。后来我个人体会到:就涉外税收而言,书本专业知识与实际财税工作的结合,普通英语向财税专业英语的转换,学以致用、反复研读、本身就是提高学习效率和掌握相关知识点的最好途径和办法。当时限于客观条件,虽然学习参考资料不多,但是少而精,便于我专注和强记,反而锻炼了我快速学习新的专业知识的能力,也为我今后进一步学习和提高财税相关理论知识,强化财税英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工作和学习之余,我还将自己工作学习的心得体会,写成一些小豆腐块儿的文章,试着向《乌鲁木齐市税务报》、《新疆税务》、《中国税务》等杂志投稿。刚开始,我投稿后,或是石沉大海,或是婉言被拒。但我并没有灰心,一直坚持再写新稿。终于,我的“疑虑笼罩着日本新税计划”、“关于合资企业对其外方应收账款的税务审计及有关反避税处理的浅析”、“从齐税官的茶杯说起”等文章陆续被《新疆税务》和《中国税务》杂志刊发,这对我是极大的肯定和鼓励,也激发起我对相关税收具体问题和实操结合的研究兴趣,从那时起,我一直坚持写作,对财税理论作探索思考,对实际工作作经验分享。


在基层对外税务分局的工作有苦也有甜。记得当时每月月初,到了纳税申报期,企业的办税人员都要到我们的涉外税务分局现场报税。那时还没有现在税务机关的网上申报和办税共享大厅。我们还都是人工接受和审核报税资料,然后手工计算税款,开具完税证明。每月初,我和另一位税务专管员同事都要接待和办理至少四五十家企业的申报纳税。每天最多能给二十多家企业完成现场开票。在我们很小的一个办公室内,企业办税人员挤得满满的,甚至都排队到了办公室外边的过道里。我和那位同事,一边不断地按着计算器,一边低头填写、开票、忙得不可开交。企业办税人员也不忍催促我,生怕我们一着急,会开错票,更耽误时间。特别是一到中午,新疆政府机关都有很长的午休时间,大概有两个多小时。我们就在单位食堂吃午饭并在附近的宿舍午休。但是有很多企业的办税人员,在漫长的午休时间,可能也没地方好去,所以他们只能待在我们办公室的楼道里,静静地等着我们下午上班。每每想起那时的情景,我都有一种对纳税人说不出的内疚和亏欠。我能做到的似乎只有更加仔细,不要出错,更加快点,不要让他们长久地等待…企业办税人员也非常能理解我们的辛苦和感谢我们的努力,每次下午下班时,我们的办公桌上都堆满了烟支,糖果,还有水果…,这些都是企业办税人员自发留放的。尽管我们每次都提醒他们不要带这些东西,但是每个月还是在重复着这种细微、温暖的税企人情联系。天长日久,我们和每个企业的办税人员都比较熟了,也成了私交很好的朋友。至今回想起来,还是那么地美好和亲切。相比来说,税务机关具有权威性的税收政策指引,拥有丰富的客户资源,还有很多非常专业的人才,仍然是年轻人比较好的锻炼和成长的平台。我非常感激乌鲁木齐市税务局对外税务分局给予了我那时学习财税知识、掌握专业技能的最好机会,这也是我随后职业生涯进一步发展的一个最佳起点。


  

1994年年初,国家税务总局委托东北财经大学培养第一届税务系统在职全脱产的硕士研究生班,我报名应考,命运眷顾了有心人,我很幸运地考上了该班的研究生。1994年9月初,我就要离开生我、养我近30年的新疆了。我要从乌鲁木齐到大连去读研究生,全程坐的都是绿皮火车,中途还要从北京转车,耗时将长达三天四夜,还是硬座。我带上了所有我能带的行李:大包小箱包括厚薄被褥、四季衣物、甚至还有脸盆和碗筷。虽然路途遥远且辛苦,但是我却充满了信心,渴望着前往。在火车开动的那个时刻,故乡的山慢慢隐去,故乡云渐渐飘移,我像是从此告别了曾经的我,下一站,远方有诗,将有我想终究要成为的自己!

作者系“一带一路”税收实务资深专家,北京税海之星税务咨询有限责任公司 总经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4 ( 京ICP备19053597号-1,电话 18600416813,邮箱liwei03@51shebao.com ) 每天在税务的学习上前进一小步!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